想要一只兔拔拔_

A团主模特组💜💚润雅
all雅
微博:_兔子不生角_
谢谢你来看我写的东西

和润润对视啦

也拿到了aiba的饭撒

太开心啦!!!

手抓饼

手机码字

懒得检查

23333










今天起一大早去旺角买鞋,喜欢的鞋子终于又再售了,现在坐在268x上,上层最后一排,肚子咕噜咕噜的叫,这个时间点应该是上班族早高峰的时间,让我想起以前在上海上班的时候








那时候我家后面有个公交车可以到,而且终点站到终点站,虽然从我家走到终点站,然后下车以后走到公司真的都不近,但是有位子还可以睡一觉总比挤地铁好吧








我家后面那条路一直走到终点站那一路都没有早餐摊的,虽然在车站旁边有个早餐店,但是我这种不睡到最后一分钟不会起床的人怎么可能有时间在早餐店慢悠悠的坐下来吃早餐?








于是下车的地方有个卖手抓饼的店变成了我的挚爱,不过在此之前要先来说一下我和手抓饼这个东西的渊源了,我初中的时候应该是初一,每周六下午上过一个补习班,就上了一个学期,因为一直翘课…而且上课不认真啥的…emmmm,毕竟本来就不是读书的料








补习班下课一般要去外婆家吃饭,有一次,可能没吃午饭吧,然后一下午的课,饿的胃疼了,于是在补习社的门口买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手抓饼,我一路走一路吃和同学聊天,还没走到车站我就吐了…对…我还没吃几口就把吃进去的手抓饼全吐了出来,而且因为胃痛所以吃这个手抓饼的时候宛如嚼蜡…顺便插一句,路上堵成了狗,我感受到了身边上班族们的焦躁…








其实很多会问为什么我这么晚才吃手抓饼,因为我每次看到它我都觉得很油,我很喜欢吃煎饼果子,因为它干不啦叽的,不像手抓饼看着就非常油,所以对于年幼时候的我真的提不起啥兴趣








然后大家肯定又会问,为什么那一次就买了手抓饼了,补习社门口其实还有个肉夹馍真的非常好吃,我们那时候一直吃,但是无奈排队非常厉害,我又饿的厉害就去没人的隔壁摊买了手抓饼,加了什么料我真的不记得了,好像加了鸡蛋,还有啥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其实我知道并不是这个手抓饼害得我吐的,因为我饿的胃疼了,这种时候其实如果吃那个肉夹馍也会吐的,但是真的从以后我只要看到手抓饼我的胃就隐隐作痛…于是在上班前再也没有吃过…真的不骗你们…一次都没有再吃过…








其实上班时候为什么会吃,也是因为饿了,下车后,闻什么都香,就突然对手抓饼来了兴趣,一般我都是,鸡蛋,培根,芝士,生菜,蕃茄酱,多少钱一个我忘了,饥饿果然是最好的调味料,它家旁边是妯娌老鸭粉丝汤,时间充裕的的话我也会吃…很好吃我很喜欢






其实我一直以为我这个点手抓饼真的至霸那个手抓饼摊了,因为旁边是电信大楼,很多一看就知道是销售廉价的西装革履的人都会和我挤在一个摊上买手抓饼,他们统一配置,只加鸡蛋…我一直觉得这样吃不饱,而且他们看到我的手抓饼的时候总是投来这女孩子真能吃的眼神…但是他们也许不知道,这才是我早餐的刚刚开始,这个以后再写吧








但是有一次,那是一个冬天的下雨的清晨,来了另一个gn,夏天太热我不会吃这个,她没有我高但是体型比我大一些,大光明带着并不是时尚的眼镜,穿着一件青色的羽绒服,我记得太清楚了,那是我失败的一天,她的手抓饼里,加了鸡蛋,培根,两根烤肠,一块鸡排,生菜…我感觉她向我投来了蔑视的眼神…








但是故事的最后,我先是因为那辆公车开的又一段路大修,导致路线改变,行车时间变长,我坐会迟到,改坐了地铁上下班,再后来我终究还是离开了这个房子,就再也没有机会吃了,这个店那一片也翻新了,不知道店还在不在了…一段关于我的人生历程又这样画上了一个休止符








顺便插一句…这一路都堵的妈不认识…我决定睡一会,我在香港好像没怎么看到手抓饼2333,但是我真的好饿,下车吃点什么嘞?祝大家上班路上都顺利~

前几天订了去东京的机票

刚才订完了酒店

基友会帮忙一起买控的票子

接下来就是一个人的旅行啦

其实订完酒店有点开始担心了

虽然一个人坐飞机真的做了八百回了

但是一个人旅行真的第一次

这几天都在安排行程

阿盗和我说当下年轻人普遍没有朋友2333

就让我用这份在期待又担心的心情来迎接我的第一次一个人旅行吧

独活2.0











BE警告


手机码字错别字错句警告


我感觉是个坑警告


OOC,润雅/雅润无差


















“你好,我叫松本润,以后你的情报就向我一个人汇报”






“哈哈哈哈哈哈,你还真的不像个条子啊松本桑”






这是松本润第一次和相叶见面的时候,在相叶的公寓里的对话,每次松本润都会带上录音笔,录下他和相叶的全部对话,相叶一直说没见过松本润穿警服的样子,想亲眼见一次,松本润也会回击说他也没见过相叶穿警服,相叶头仰起在沙发上,对着天花板吐了一个完美的烟圈






“小润,你说我们两个如果就什么乡下地方的小片警那该多好啊”






“雅纪你这样吊儿郎当的是肯定不能做片警的”松本润枕在相叶的手臂上,也仰着头看着天花板






每当这时松本润总是觉得很平静,这种时候他希望全世界只有他和相叶雅纪两个人,不用为他成日提心吊胆,不用一个月只能见一次面,有的时候短到只有一支烟的时间,而且平时也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信息来往,相叶现在跟的这条鱼太大了,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精力,根本不敢有任何闪失






但是他和相叶都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上司一直强调等这个案子结束就会把相叶和松本润调到偏远的地区去做舒适的文职,甚至是相叶还会有很大的一笔补助,但是越是深入了解这个案子两个人就越发的不安起来,相叶尽然还看到了总警司签字的支票






“你和其他人说这个吗”






“没有,雅纪也没有,现在这件事只有,翔君,我还有雅纪知道,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上面通知我这周就准备收网了,润君你叫雅纪尽可能的多拍一些证据,如果上面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们也可以知道如何应对”






“这周就收网了吗?为什么结束的这么突然,我们这里明显证据收集的还不够啊,除了能证明他受贿于几个官员,还有本市一个新开发的楼盘他们暗中操控之外,其他的证据都还不够充分,上面真的不到算给雅纪增派支援吗?”






“上周你向我汇报的资料里显示本周五晚上11点他们会在码头的仓库里进行毒品交易,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我也不想你和雅纪在被困在这个案子里了”


“可是到时候雅纪会在现场,而且根本不知道交易的对方是谁,这样实在太冒险了”






“上面直接开了火力支援给我们,速度快的让我一点发文的余地都没有,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翔君,如果雅纪死了的话,我也不想活了”




“说什么傻话,我是你们学长是你们上司,我不会让你们出事的,是我推你们进这个泥塘的,那自然也是我把你们拉出来”






“雅纪!”松本润又一次惊醒了过来




看了看时间,离樱井翔带他去看相叶还有一点时间,松本润一直在告诉自己再没有见到尸体之前绝对不会相信相叶死了,也不知道自己还在倔强什么,眼泪又一次夺眶而出伴随着胃部的筋挛,松本润觉得自己已经快到被打败了,不能让雅纪看到自己这个样子,扯了纸巾擦了擦嘴,又看了一眼时间,2017年11月20日22:46






“2016年11月20 日周三下午15:20分,谈话人松本润,相叶雅纪,现在开始记录”




“相叶警官开始吧”




“在开始之前,可以问松本警官一个问题吗?”




“相叶警官请问?”




“松本警官,你喜欢我吗?”










-TBC-
















时间我瞎编的


最几天翘班,所以大概可能更的比较勤


你们要珍惜这样的我23333


顺便问一句有没有战名古屋的小可爱啊


可以一起呀















独活1.0







BE警告


手机码字错别字病句警告


新坑警告














“小润你说等这次任务做完了,我们都辞职吧,钱也攒钱够了,去个什么乡下,我种田你做饭多好啊”相叶嘴里叼着烟,眯缝着眼擦着枪温柔的说着








“你这话说的怎么和立flag一样”松本润翻着手上得文件夹“而且你真的确定上面会支援你吗?你别和我说什么文件已经盖了章了,但是不到那一刻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雅纪,雅纪你听得到吗?”




“你们做什么,你们放开我,你们的任务是进去支援并协助相叶警官,你们放开我!”




“润你进来做什么?支援呐?”




“雅纪我们被骗了,他们根本就不是来支援我们的,雅纪你干什么???”




“相叶雅纪你给我开门!开门啊!”




“雅纪!”




松本润从床上惊醒了过来,身体传来的疼痛让他一下清醒了过来,但是他发现他的一只手被铐在了病床上,他疯狂的摇着手铐发出了声响






病房门被打开了,推门进来的是松本润的上司樱井翔,松本润宛如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身体迎了上去






“翔,你告诉我,雅纪现在怎么了,我想见他,不管是死是活,我都要见他,求你了,求求你了…”松本润的声音越来越小,身体开始微微颤抖,眼泪落在了床单上甚至听得到滴落的声音






樱井翔拍了拍松本润的肩膀,慢慢的开口,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似的“相叶警官当时从你身上拿到了不少小型手榴弹,所以有多处爆炸,现场一共63具尸体,但是很多面部都有不同程度的烧伤,所以还在鉴定部还在检验当中,应该马上就会有结果的,倒是不听命令擅自行动上面意见很大,所以………”




樱井翔后面说的话,松本润一句都没有听见去,他怎么睡着的他并不知道,可能是真的太累了,或者也有可能是昏了过去




“小润,小润累了就去房间睡吧,这些其他线人的提供的资料我来看吧”




“雅纪,雅纪太好了,你没死真的太好了”松本润一把抱住旁边的相叶雅纪,倒是把相叶吓了一跳




“小润你怎么啦,说着什么奇怪的话啊,是不是看资料看傻了啊?我要去投诉樱井翔啊,把我爱人折磨傻了”




相叶双手也环向了松本润,松本润呼吸着相叶身上的味道,感受着相叶身上得体温,贪婪的呼吸着,害怕下一秒又会失去相叶,如果这真的是梦那就再也不要让我醒过来了






“嗯嗯嗯,好的,等他醒了我就和他说的,好的,好的”




松本润又醒了过来,看到樱井翔坐在旁边,樱井翔见松本润醒了急忙挂了电话




“没吵到你吧,但是确实也有很紧急的事情要和你说”樱井翔顿了顿




松本润这才看到平日里非常整洁精致的的樱井翔,下垂的黑眼圈,下巴上的胡渣,凌乱的头发,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连领领带都没有好好的系好




松本润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只能愣愣的听着樱井翔继续说下去




“鉴定部传来消息,有一具尸体和相叶的DNA基本吻合,但是脸部严重烧伤毁容,所以再做一下牙齿的比对,就可以出结果了”樱井翔说这些话的时候明显整个人在颤抖,眼圈红了红旗,他在忍耐




“如果你想见他最后一面的话,我今天晚上带你去”




这是松本润听到的樱井翔说的最后一句话










-TBC-







酸辣粉

个人小作文系列






这几天过的相当不太平


一个伴随了我五六年的蛀牙,前几天开始痛了


昨天去医院检查,医生说保不住了,拔牙的过程非常顺利,医生手法很好,只是因为疼了好多天,所以里面有炎症,拔完牙后医生帮我消炎,这个过程非常痛,我闭着眼张着嘴,一直在掉眼泪




在牙疼的这几天里,吃不下,睡不好,靠每天吃必理痛过着,好不容易熬到周一休息,担心香港牙医价格太高,跑到了深圳,找了个公立医院看牙,我没有医保,前前后后加起来,一共也花了七百多,也松了一口气,我当时以为要五六千,而且双11花了不少钱,12月又要去日本




我一开始以为会要做根管的,因为同样另一个位置那颗牙,在高二升高三的那个暑假做了根管,我记得非常非常清楚233333




我真的一口烂牙,爱吃甜食,晚上还不刷牙


但在这几天,因为牙齿的折磨让我睡的很早,这也算好事吧,而且直接拔了真的比一次一次跑医院做根管好多了,只是要回上海植牙了,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昨天下午在医院的时候,我坐在医院走廊上排队,兔子饿的不行了,说他出去转转看看附近有什么吃的,问我想吃什么,我说你先去吃吧,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吃东西,他在医院旁边发现了一条那种小吃街,吃了碗水饺,期间我们一直在聊微信,我也很饿,因为这几天来没好好吃过东西,虽然约了下午看牙,但是早上十点多醒,到深圳医院也下午1点多了,也没吃过东西就喝了点水,他也是一样的




我看轮到我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就问他小吃街上有没有酸辣粉卖,而且要那种非常非常便宜的酸辣粉,五块钱一碗那种




我初中高中念书的时候,上海有个地方叫七浦路,除了是出名的批发衣服的地方之外,有很多这种廉价小吃,虽然我家附近这种小吃不少,但是唯独没有酸辣粉,而且初中我高中的时候,外卖基本还是靠自己打电话,店家自己送,我那时候有个“月光宝盒”里面全是家附近小吃店的外卖卡




我家门口坐车到七浦路,来回8块好像,虽然不贵,但是挺远的其实,来回2个小时多吧估计,那时候周末我一个人没事,就会去,坐一个多小时公交车,去七浦路,吃碗5块钱的酸辣粉,两块钱的蛋挞,逛一圈,回家,下午一两点去,四五点总能到家了,这酸辣粉也没啥特别的其实,只是我就是非常喜欢吃酸辣粉




我爸妈真的不要管我,我初中周末的时候就跑很远去玩了,也不是玩就是溜达,随便吃吃,逛逛看看,大多数都是我一个人其实,总能晚餐前到家,因为我爸做饭特别好吃,吃完晚饭和发小,家附近溜达一圈,吃个宵夜,家楼下小花园几个女孩子坐着聊天,突然发现其实我是个还是个挺自律的人




后来吧,高三了,认识了兔子,人广迪美有家店,叫丸来丸趣,是连锁店,现在很多地方都有,它家的酸辣粉我也非常非常喜欢,放学了和兔子去溜达一圈,一碗酸辣粉,一份麻辣牛筋丸,一份炒年糕,一杯酸梅汤,我的标配,兔子也不差不多这样,丸来丸趣的酸辣粉的粉特别有意思,是弯弯曲曲的透明粉,我回上海还是能吃到的,狭小的店里能看到很多我们这样穿着校服的学生,吃完溜达一圈回家




到了大学,大学在我外婆家附近,我外婆家那里有个菜市场,菜市场外面,露天的,好多熟食小吃,最好吃还是那五块钱的酸辣粉,五块还是七块来着,和大概三十块还是二十块的烤鸡,昨天在医院和兔子聊微信,他也说起了我外婆家那边的酸辣粉




然后到了四年多前到了香港,我不会做饭,就一直在淘宝上买这种速食,寄到深圳朋友那里,她做代购,每周来香港就给我拖过来,她妈妈每次给她理的时候多说很担心我,我买来买去,螺蛳粉,酸辣粉,自热小火锅,她也很担心我,还给我煲补品糖水,拿来香港给我喝,喝完她再把保温壶拿回去总而言之我可能真的是个让人很担心的人,我妈来香港看我,看到我那一柜子速食也非常发愁




香港外卖和快递真的非常非常不发达啊!!!而且吃东西哪像大陆这么便宜的




螺蛳粉虽然也好吃,但是煮起来真的非常麻烦,还得多洗个锅子,煮一次要15分钟,但是那个酸辣粉就不会,可以像泡面一样加滚水泡一会就能吃了,所以我最喜欢就是酸辣粉,这次双11又囤了很多,一盒也不便宜,一盒酸辣粉也要十几块




香港也有个连锁的酸辣粉店,也挺好吃的,我有的时候下了班会去吃,配菜也很多,但是价格也真的不便宜,我一个人每次一碗酸辣粉,一杯冻柠茶,炒个包菜或者刚豆,一个口水鸡,差不多一百港币出头一点,味道也是不错,而且营业时间挺久的,也是家附近我比较喜欢的一家店了




其实说了这么久,七浦路的酸辣粉和我外婆家那边的那个酸辣粉,我最喜欢了,七浦路我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去了,外婆家那里的也早就整顿没了,很简单,红薯粉,生菜,酸豆角,榨菜,肉糜,花生,香菜,想吃酸点多加点醋,想吃辣点多加点辣,我葱过敏所以不要葱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吃到这样一碗酸辣粉,说的矫情一点好像变成了记忆里的味道,也让我串起了整个学生时代,我真的非常喜欢吃酸辣粉啊,也怀念和兔子一起吃酸辣粉的时候,兔子总是问我觉得他有没有变,我总是笑着点点头反问他,他说她总觉得我没变,我现在想来,我可能真的没怎么变吧,我还是那个喜欢吃五块钱酸辣粉的我啊





小道乌冬,见今日姑娘与我有缘,不如让贫道为姑娘算上一卦如何?

这拂尘今日只要399,不仅平日可以打扫卫生还能增加姻缘,哎,哎,姑娘你别走啊

✖️✖️✖️

你们说

电灯胆这篇完全就是我的心病

有生之年我一定写完

然后出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