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一只兔拔拔_

A团主模特组💜💚润雅
all雅
微博:_生角的_
谢谢你来看我写的东西

✖️✖️✖️

梦逢佳节倍思亲

今天早上哭醒

因为梦到了爷爷

梦里,我和兔子在一辆车里,经过一个房子是上海的爷爷妈妈的房子,房子是底楼,门口有几株月季花,月季很高,有黄色的和红色的,好像只有三四朵花开着,阳光很温暖,爷爷双手捧着一只三花小奶猫在给它剪指甲,小奶猫用蓝色的毛线织的布包裹着,爷爷笑的很慈祥,小奶猫的表情也很舒适很开心,我拼命的拍车窗兔子拉着我,但是车来的很慢,缓缓开过我爷爷身边,阳光很暖,不刺眼,直到我看到我爷爷背影,他穿着一件蓝色衬衫,外面套着一件不同棕色排列的条纹毛衣马甲,黑色裤子,黑色的布鞋,但是很奇怪,背面的两个裤脚管都缺了一块,前面是好的,我希望爷爷也可以再看我一眼,但是车子还是缓缓的驶过了,我在梦里哭了一会,因为眼泪流下来,我就哭醒了,醒了以后哭了很久

可能中秋节的关系,之前说给他寄流心月饼,他最后也没有尝到,他因为吃到了上海很好吃的肉松蛋黄青团,知道我不爱吃豆沙青团,心心念念想和我一起吃一次最后也没有如愿

他在天上应该和奶奶过的很开心吧

中秋节快乐啊

你们说

电灯胆这篇完全就是我的心病

有生之年我一定写完

然后出本子

忘了发
我鹅子
我又发烧啊…

亲亲

没想到吧!!!
有七夕贺文!!!
不甜不要钱!!!
模特,无差
OOC
错别字就当没看到吧








松本润第一次看到相叶是在公车上,因为没有位子所以相叶坐到了他的旁边的位子上,松本润偷偷的打量着坐在身边的这个人,同样的白衬衫校服,但是校徽不同,黄昏的车上摇摇晃晃,晃的人直犯困,夕阳的余晖照在身上感觉暖洋洋的



松本润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靠在相叶的肩上睡着了,相叶也低着头闭着眼应该也是睡着了,松本润小心翼翼的直起身子,深怕把相叶吵醒发现这尴尬,相叶确实没醒,微启开的唇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相叶睡的很熟



“喂,喂”

“嗯。。。”相叶睡眼惺忪的轻轻的回答着,不知是梦噫还是真的在说话

“你可别睡过头坐过站了”松本润局促不安的说到

“好。。。好,谢谢你”相叶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点

“噗”这个举动让松本润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我叫相叶雅纪”

“没什么没什么,我叫松本润”松本润觉得相叶雅纪真可爱



相叶比松本润先下的车,松本润从车窗玻璃看到相叶走向了一家中华料理店,相叶在进门前突然转身笑着向车里的松本润挥了挥手,随即飘下一片落叶,松本润在那一刻觉得那片落叶飘进了他的心河里,起了一点点涟漪,感觉到一点点重量,但是落叶没有浮在河上,反而缓缓地沉入了河底



日子总是过的很快,虽然无法天天在车上遇到相叶,但是一周五天总可以遇到一次,没有遇到的日子两个人靠着手机联系着,两个少年互相倾诉着这个年纪的烦恼,像两只小小的蝴蝶,停在一朵艳丽的鲜花上,却不知道他们的翅膀早已交叠在了一起



“ねえ,小润,我们明天去夏日祭吧”相叶躺在榻榻米上,翘着腿,闭着眼睛说着

“好啊”松本润停下了写作业的笔,撑着头看向相叶




相叶哼着不知道什么歌,翘着的那只脚晃啊晃,电扇左右摇摆着,窗外的风吹动着挂在窗前的风铃,发出悦耳的声音,松本润转头看向窗外,奇怪为什么天上的云是相叶的样子,树的影子也是相叶的样子,树上的知了好像叫声也变成了相叶相叶



松本润拍了拍自己的脸,再一转头,看到了一个放大的相叶的脸,脸上感受到了相叶的鼻息,好像只要在往前一点点,真的一点点,两个人的双唇就会碰到一起,松本润喉咙的滑动了一下,他发现相叶的瞳孔收缩了一下,不知道那本书上说过如果你看到你喜欢的人的话瞳孔就是收缩




“小润在发什么呆啊,叫你半天都没有理我”相叶说完微微撅起了嘴




后面发生了什么松本润觉得非常模糊,他只记得相叶好像是惊恐的表情,一下子把他推开,他也不记得他怎么冲出相叶家的,怎么上车的,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在自己房间里了,然后陷入了深深的懊悔

“他肯定觉得我是变态”

“怎么办他会不会再也不理我了”

“我是做了什么傻事啊”

“对了,明天说好一起去夏日祭的,他肯定不会来了吧”

“我有什么毛病啊”

“我是不是应该给他发个简讯道歉啊”

“但是他万一不回复我怎么办啊”

“。。。。。。”




晚餐时候松本润依旧魂不守舍,松本妈妈还以为自己儿子病了,问松本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是不是生病了,松本姐姐一脸坏笑的边吃饭边含糊不清的说怕不是相思病




虽然松本妈妈没听清,但是坐在姐姐旁边的松本润听的一清二楚,在餐桌下面踩了姐姐一脚,松本姐姐说,明天晚上要和同学一起去夏日祭,想妈妈帮忙穿一下浴衣,这句话彻底击溃了松本润的防线



洗完澡回到房间的松本润拿着看着自己的手机发呆,相叶到现在也没有发简讯来,哪怕是生气的说他几句也没有,松本润也不知道明天夏日祭几点在哪里和相叶碰面

“他明天不会来了吧”

松本润拿着手机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梦到相叶很大声的和他说着什么,但是他怎么也听不见

“松本润,松本润,你点快起来,相叶君来找你了”松本妈妈敲着房门说到

松本润听到这句话从床上弹了起来

“相叶君,不好意思啊,你先喝杯饮料,等一下我们家润君,我早上五点多都还看见他房间里灯亮着,肯定还没睡,所以现在刚起来,也还没吃过东西,这孩子怎么一点也不让人省心的真的是”

“没关系的阿姨,现在也不晚,慢慢来”

“相叶君今天穿的这个浴衣真好看啊,特别衬你”

“谢谢阿姨”




松本润在楼梯上听着相叶和自己妈妈的对话,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又高兴相叶没有不理他,又怕相叶是想面对面和他说绝交的话,而且等一下一路肯定很尴尬,他不喜欢这种无言的尴尬,他正想着,被松本妈妈的“润君你穿个浴衣是要穿多久,这么大的人了是不是还要妈妈来帮你,人家相叶君等着呐”打断了




“我来了我来了”松本润连忙说到

“妈妈那我们去了”

“阿姨我们走啦”

“一路小心啊”

出了家门,松本润才敢开始打量起相叶来,青竹色的浴衣,上面是窄的白色竖条纹,酱紫色的腰带,真的非常配相叶,自己则是桔梗紫的纯色浴衣深藕色的腰带,夕阳的余晖把两个人的影子拉的好长




一路无言,松本润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距离不是很大,松本润在相叶身后一个人的距离跟着相叶走着,相叶双手背后,低头看着自己的影子,不紧不慢的走着,到了夏日祭的场地,相叶突然加快了脚步,松本润还没反应过来,相叶已经消失在了人海了




“小润,小润,这里这里!!!”相叶努力的喊着,边喊边往松本润身边走着,而且看得出好像相叶好像护着什么,两个人好不容易才一起到了一个人的少的角落里,松本润才看到相叶手里拿着一瓶乌龙茶叶一盒章鱼烧




“阿姨你说还没吃过东西,肯定很饿吧”说着相叶把章鱼烧递给了
松本润愣在那里感觉自己失去了反应一样,不知道要怎么办
“快吃呀,冷了就不好吃啦!”相叶催促着,“这可是夏日祭必吃的东西啊!”
“哦。。。好好好”松本润连忙反应过来,打开了热气腾腾的盒子




松本润吃完在扔垃圾的时候,突然相叶拉住了他的手,“小润快点快点,我想吃苹果糖”松本润一下红了脸,他觉得还好相叶没有看到,否则可能会笑他脸红过苹果糖,但是心里肯定是甜过苹果糖了




一路吃吃玩玩,两个人手拉着手,丝毫没有松开的迹象,一起走到了河堤边,找个空位坐了下来,等待着夏日祭的压轴项目,相叶收回了手,松本润心里却一颤,烟花绽放的让人猝不及防




相叶说着什么但是被烟花声淹没了,就像松本润做的那个梦一样,松本润一直重复着,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相叶也好像故意,换烟花的间隙他却闭口不说,松本润的心扭成了一块,他无心当下的一切,他只想知道相叶再说什么,因为他怕相叶说的话是他不想听到的




突然嘴唇上传来的温度让松本润一惊,手上也传来了被轻握住的力量,随着烟花不断的绽放,松本润闭上了眼睛




-END-






祝生日快乐
希望自己不要在躲起来哭了
希望自己可以放下那些放不下的
希望自己可以和关心我的人自然的说出自己的痛苦
不要在自己和自己说话了啊
好吗?

因为入了金光坑
然后自己挖的坑都没填
orz

一年多了
我还是不太能接受他已经离开的事实
那天听到噩耗我站在元朗街头的感觉仿佛就是昨天
妹妹和我说他一直对着妹妹叫我的名字
我知道他最疼我
而陪伴他最久的是妹妹
那天我在元朗
求上天希望他可以撑到我回上海
至少让他和我都可以见到彼此最后一面
我回了上海以后他撑了三天
亲戚都说虽然他昏迷但是每次只要我进入icu
他的反应是最大的
爷爷在天上和奶奶遇到了吧
有在看着我吗
我好想你们啊

电灯胆11.0


简直诈尸啊!
我来填坑啦宝贝们!
手机码字,错别字你们当没看见

OOC!
全员渣化!
最渣aiba
all雅
慎入!
慎入!
慎入!










大野走向前去,摸了摸二宫的头,凑在二宫的耳边说到
“谁不是呐”
顺手抽走的那本陈旧的速写本



J:樱井上司说晚上一起去居酒屋
A:是你答应他的
松本润很奇怪为什么相叶会是这个态度,在他的印象里相叶基本没有生气或者这种语气对他,难道还在因为二宫的事情不高兴吗?松本润想到这里心里就是一阵疼痛,但是还是忍不住抬头看向相叶的位子,位子已经空了,才猛然想起晨会的时候把经理把相叶借给樱井翔做助理的事情,抓了抓头发,松本润觉得脑子里更乱了,不知道为什么对樱井翔总是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感觉



“雅纪晚上一起去居酒屋吗?”樱井翔边翻着手里的资料边说到
“是小润答应你的不是我”相叶面无表情的对着电脑说到
“雅纪不能这样拒绝我”说着樱井翔放下了手中的资料走向了相叶雅纪,顺便翻起来百叶窗,翻起百叶窗的同时一个轻轻的吻印在了相叶的唇上,相叶没有躲开,也没有闭上眼睛,但是眼神里却好像失去了什么,在百叶窗快合上的那一刻相叶看向了松本润位子,看到松本润一个手插在头发里,背对着相叶



樱井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很细心的一颗一颗帮相叶扣着衬衫的扣子
“这件衬衫不是你的吧”樱井翔打量着相叶



二宫还是回到了他和相叶一起住过的房子里,收拾一下自己的衣服和日常用品好去大野那里常驻,他衣柜里角落里有一件叠的很好的衬衫,虽然很久了而且看料子也不是很好,二宫很珍重的拿了出来,重新沿着折线折了一遍,放进了行李袋里



“恭喜nino成功入职”
“欧!恭喜”
大家热情的恭喜着二宫大学毕业以后找到了工作,纷纷向二宫敬酒,没一会二宫就败下阵来,靠在相叶身上红着脸傻笑着
“你怎么不敬我”二宫在相叶的耳边说,酒气喷在相叶的脸上
“哪里轮的到我啊”相叶说着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要不你这件衬衫送我吧”二宫突然拉过相叶的领带说到
“好好好,喝醉的人最大,送你就送你啦”二宫看的出相叶那一刻眼神里对他的却是是宠溺
这一切的谎言像一个沼泽,但是二宫愿意深陷其中,相叶一句话一个眼神明明自己都可以赴汤蹈火,可是为什么事情会变成今天这样
他突然想起了大野智的那句话“谁不是呐”
是啊谁不是呐,相叶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你要我帮的,我也都已经帮了,但是现在谁又能来帮帮我



J:樱井前辈说他晚上没空
A:我在天台吃饭没烟抽了
J:干嘛不叫我一起吃
A:我看他去找你,以为你们一起去吃了
松本润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天台,看到相叶靠坐在墙上,躲在阴影里吃棒棒糖
“什么嘛,你不好好吃饭等一下又胃疼了”松本润抱怨着
“烟呐”相叶懒洋洋的抬起头
相叶枕着松本润的大腿平躺着,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天上的云
松本润吃着手里的便当,趁着相叶没抽的时候感觉给他塞两口
“我怎么觉得你又瘦了”松本润加了一块鸡肉给相叶
“我瘦了肯定是因为小润你没照顾好我”相叶边嚼着鸡肉边含糊的说着
“我哪有没照顾好你,你倒是给我多吃一点呐,别…
一个带着很复杂味道的吻,烟草的味道,便当的味道
“小润”相叶看着松本润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看着我,我会硬”松本润说到



午休结束后,松本润一直在想晚餐给相叶做点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和相叶在一起仿佛有种归属感,不在想着周末要去哪里泡吧了或者下班后半推半就的和前辈后辈们一起去居酒屋了,反而想和相叶一起窝在沙发里,看一部电影,或者一起打一盘游戏,啊,二宫和相叶不是也是这样,而且二宫是出了名的宅,没有来由的挫败感袭来,怎么样才能对相叶更好呐



“你推了晚上的居酒屋?”
“我感觉你不想我去,那去了也没意思啊”樱井翔说着放了一个棒棒糖在相叶的电脑前
“我有的时候真的觉得你可能是变态”但是相叶还是拆开了冰激凌
“上学的时候你不是就老是说我”樱井翔笑着说



相叶很喜欢吃甜食,虽然消瘦,但是喜欢运动,所以相叶念书的时候很容易低糖,而零用钱,全部都贡献给漫画,游戏店,桌球房,香烟这些了,于是就发生了特别有趣的事,二宫他们会帮相叶去搜刮糖果,什么牛奶糖,水果硬糖,太妃糖

不过功劳最大的是二宫,因为他巧舌如簧,去家旁边的商店街逛一圈,肯定一堆吃的,店铺的爷爷奶奶都是看着二宫长大,在加上他嘴巴甜

松本润也是功不可没
“松本君,我非常非法喜欢你,请问可以和我交往吗”
“不可以哟”
“好吧”
“但是…”
“但是什么呐!”
“那个巧克力可以给我吗”
“埃???”



“知道自己身体不行,干嘛跑这么快”樱井翔假装不屑的说
“你又不是我们班的管你什么事,而且我只是因为低糖而已”相叶眼神都没有看他
“咳,我可是代表学生会的,怎么不管我的事了”樱井翔提高了音量
“二宫他们呐”
“接下来都是集体项目”
“你不用参加吗?”
“我本来就不用参加,维持一下秩序就行了”
“那你扶我去画室吧,我想抽…相叶话还没突然嘴里被塞了一个棒棒糖?
酸酸甜甜的,啊!草莓味
“抽烟不如吃根棒棒糖”
樱井翔边说,边剥着棒棒糖的外面的塑料纸,沙啦沙啦的声音,吊扇摇曳的声音,窗外传进来的加油声,樱井翔手里的那颗棒棒糖是透明的绿色,青苹果味
“你变态吧随身带棒棒糖,骗小孩吧想”
“你算小孩吗”
那天起相叶总是可以在樱井翔那里拿到棒棒糖



相叶一直都知道樱井翔很在乎他,所以会去观察相叶的一举一动,不想让相叶有任何差池,这就是所谓的樱井翔得温柔



N:对不起伤害了你
A:想见面了吗
N:不是不想,是不敢
二宫把手机放在一旁,将头没入水中,一直以来喜欢你是真心的,想见你也是真心的,可是不敢见你也是真心的,憋到不能再憋二宫才把头伸出水面,看着浴室的天花板,脑子里还是一团乱麻,过去的一切像电影的一样脑海里重现着,但每次都停隔在他和相叶一起披着一条大毯子窝在沙发里的画面,在沙发上相叶总是先睡着,头靠在二宫肩上,相叶总说沙发比床好睡,相叶总说…
“我好想你,好想见你”二宫对着空气说

-TBC-